you're only given a little spark of madness.

看在眼裡,吃在嘴裡,甜在心裡~

好想吃基隆廟口的手搖元宵,外皮Q彈,芝麻餡兒香濃滑順,湯底是桂花釀⋯⋯(已想家Q_Q)

最近的郭同學跟元宵一樣圓圓潤潤,真想捏一把!

  

補上元宵小段子。

其實是睿津RPS(OOC!)
本人還是有點孬,不好意思直接用上演員名字⋯⋯
 
喜歡圓圓的曉然同學但是又想叫楓哥拎他去健身房好好鍛練一下XD
 
   
⋯⋯⋯⋯⋯⋯
 
 
「上元節不是該約去賞花燈再喝點小酒什麼的嗎⋯⋯」言豫津看著手機上的訊息紀錄,頗是鬱悶。
 
 
—— 晚上六點半健身房見,不許遲到。
 
 
一行文字底下附帶了一張言豫津的照片。是前些天錄製的某節目放出的宣傳照。照片裡的他雙頰豐腴,下巴圓潤。一般人看了應該會稱之為幸福肥。
 
 
⋯⋯⋯⋯⋯⋯
 
 
「你啊,年節期間肯定吃了不少,動得不多。看看這圓滾滾的,像顆元宵似的,倒是應景啊。」蕭景睿伸手捏了一把他肉呼呼的腮幫子,「不過手感真是不錯,減掉了我可能還會有點捨不得⋯⋯」
 
言豫津拍開他的手,習慣性的噘起嘴來,「這不就跟著你上健身房來了嘛⋯⋯」
  
兩人跑步熱身後安靜認真的做完一輪重訓,皆是大汗淋漓,放縱了一個年假的言豫津直接攤在地板上躺平大口喘氣,一臉虛脫。仍有餘力的蕭景睿從旁邊架上拿了毛巾跟水瓶擺到他手邊,自己也開了瓶水喝。言豫津抓過毛巾胡亂擦了幾把,把毛巾擱在臉上,遮擋稍嫌刺眼的燈光。
 
「是說,你元宵吃甜的還鹹的呀?」言豫津忽然想到蕭景睿昨晚發的微博。
 
「這就又開始想吃的了啊?」
 
「哎,不吃碗元宵不算過節!所以你到底吃哪種口味?」
 
「都吃。」
 
「?」
 
披在臉上的毛巾被人拿開,言豫津眨巴著眼,看著蕭景睿的臉越湊越近,在他汗水未乾的額角落下一吻,「鹹的。」接著唇邊也感受到蜻蜓點水般的一觸,「甜的。」
 
言豫津怔了幾秒,眼前是蕭景睿得意洋洋的壞笑,那人笑得彎彎的雙眼燦若星辰,他瞬間便覺得一股燥熱從耳根子燒到面頰,臉上剛消退的紅暈又湧了上來。抬手把毛巾兜在蕭景睿腦袋上,言豫津起身就往門外跑。
 
「欸!去哪呀你!」
 
「沖澡唄!」
 
 
⋯⋯⋯⋯⋯⋯
 
 
在店家裡等待元宵上桌的空檔,蕭景睿低頭按著手機,言豫津探頭過去,對方正在修改他的聯絡人名稱,他看清楚了以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蕭景睿抬眼看了看他,又笑笑地把言豫津的來電顯示圖片設置成那張白嫩圓潤的幸福肥。
 
 
「在你瘦回來以前,我都要叫你言元宵。」
  
「⋯⋯我不想理你了。」
 
 

评论(8)
热度(25)

© 舞在虹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