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only given a little spark of madness.

【睿津】腦洞 #01






小貓豫津(非喵化)&奎木狼
 


 
在微博上看到萌化人心的貓咪動圖,馬上聯想到小時候的豫津用這樣亮晶晶、好奇心都要滿溢出來的純真眼神到處騷擾哥哥姊姊跟長輩們。接著又看見奎木狼和小豫津的圖(出處),腦洞一開不可收拾啊啊啊啊啊XD 順說,程先生的奎木狼造型正是本人從小到大最為迷戀的古裝男子扮相吶。
  
沒有邏輯沒有考據,就只是個腦洞。
 


+++



約莫五六歲的小豫津跟著父親參加皇室春獵(小景睿那一年待在天泉山莊),幾乎隨時黏在霓凰、林殊跟景琰的屁股後面跑。小小年紀看什麼都好奇,吱吱喳喳問個沒完。林殊被煩到不行,耍了個小伎倆把小豫津甩開,想說好歹讓耳根子清靜一下,過一會兒再把人找回來,年紀小膽子小,量他也不敢亂跑到哪裡去。



發現自己落單了倒也不膽怯的小豫津,很快又被飛舞而過的彩蝶什麼的給吸引住了,不知不覺往林子深處走去。累了坐在樹下休息,忽然聽到一陣窸窣聲,小豫津往聲響傳來的方向看過去,就見到了奎木狼從人身化成狼形的過程。



看著那頭趴在一叢灌木旁閉眼憩息的大狼,小豫津大感驚奇之餘又有點害怕,不確定那頭狼會不會攻擊他。最後還是好奇心戰勝了恐懼感,躡手躡腳地靠近大狼。早就發現附近有人的奎木狼其實只是半闔著眼,就這樣偷眼瞧著小男娃慢慢的湊近過來。(此處的小豫津請參照貓咪動圖)最大弱點是無法抵擋小動物可愛眼神的奎木狼默默地被萌到了。




小豫津順利接近大狼後,忍不住伸手摸摸那富有光澤的柔順皮毛,奎木狼也不做反應,只是在小豫津試圖摸上牠耳朵的時候噴了幾下重重鼻息。然後小豫津便開始連珠炮發問,問他是妖怪嗎?還會再變成人嗎?會不會吃小孩?之類的。奎木狼本也不想搭理,但已經被吵到想裝睡都沒辦法了,便起身往他處走開。



直覺認定大狼不會傷害自己的小豫津努力邁開步伐,緊跟在後,嘴也沒停下來,就是想再看看變身過程。奎木狼沒想太多,一下又變回人形,想著這下你該安靜了吧。誰知道小豫津整個人興奮的不得了,像個小爆竹炸開花,蹦跳著一把揪住奎木狼衣襬要他再來一次!



打算裝聾作啞到底的奎木狼最後還是回應了小豫津,兩人走到一處開滿鮮花的草地,小豫津想到之前霓凰教過他怎麼編花環,於是編了兩個,一個給奎木狼,一個給自己。奎木狼取笑他像個小姑娘,小豫津說小姑娘還沒有我編的好呢!兩人相處甚是融洽(天生招人疼屬性的小豫津呀)大半時間是小豫津在說話,奎木狼靜靜地聽著,偶爾應個幾句。小豫津嚷著口渴了,奎木狼便領他到小河邊喝水,還摘了果子給他。




不知過了多久,遠遠傳來眾人呼喊豫津的聲音,奎木狼不願被他人發現,匆匆跟小豫津說了幾句話便飛身離去。小豫津有些傷心,被找到的時候手上還捏著奎木狼摘給他的果子。他悄悄地告訴霓凰等人關於奎木狼的事情,林殊嚇唬他那是遇上山魅了,怎麼沒被抓去吃掉呢。不但不被相信還被嘲笑的小豫津氣得跟林殊整整冷戰了一個時辰。



若干年後,長成俊秀青年的豫津跟景睿一同參加春獵。二人意不在圍獵,一身輕裝,策馬林間。一不留意,景睿的髮帶被樹枝扯掉,聽到景睿啊唷一聲,奔在前頭的豫津勒馬回首,恍然之間覺得眼前披散著髮的景睿彷彿跟模糊記憶中的某人形象重合在一起,心底湧起一股懷念感。天庭之上的奎木星君似是憶起什麼有趣往事,嘴角揚起淡淡笑意。


评论(6)
热度(23)

© 舞在虹桥 | Powered by LOFTER